一位怨婦媽媽的蛻變歷程:你的幸福觀決定孩子的幸福感

匿名 2019-02-12

客廳裡,兒子正在跟同學打電話。剛開始變聲的嗓音,聽起來有些陌生:“我沒有幸福感,哪裡能笑得出來,人生真正苦……”一句話落入耳內,在陽臺收衣服的我,頓時打了個寒顫。

就在上次的家長會上,老師還跟我說,兒子變得內向偏激,每次作文都悲觀消極,從不肯讚美別人,亦缺乏寬容之心。當時,我一笑置之,認為是青春期在作怪,過了這陣子自然會好。現在想來,他是真的不快樂。

耐克鞋,新款賽車,遊戲機,漢堡可樂,年級前三名的成績,愛他的父母親友……如果這都不叫幸福,那麼,他想要的幸福,是什麼樣子的?晚餐桌上,我終於忍不住發問。他苦笑著回答:“可以像丁俊暉,不必念書,天天玩檯球;可以像某歌星,一夜成名,有萬千粉絲追捧;可以買兩元錢彩票,中兩千萬大獎,媽媽從此不必辛苦勞碌。”我不禁瞠目結舌。他想要的幸福,大約只有上帝才能成全得了。

電話裡,我對著老公大發牢騷,抱怨媒體對孩子的不良影響,也抱怨他常年在外,什麼也幫不了我。老公笑著說:“我倒覺得,他那話很耳熟,仿佛在家裡聽到誰說過似的。”

我突然反應過來,這樣的話,正是我的口頭禪啊。近一兩年來,下班後,我進門就苦著臉奔廚房。晚飯後,就與朋友通電話,從小職員的難,說到兼職主婦的累。訴夠了苦,這一日也算交代完畢。天天年年,一成不變的怨婦聯播,想必苦壞了那小小男子漢的一雙耳朵,不經意間,還把抑鬱傳染給了他。

一個沒有幸福感的母親,怎麼會培養出有幸福感的孩子。漫漫人生路,若是沒有一顆快樂心,那孩子的未來會成個什麼樣!內疚,直奔到心上,如果時光重來,我無論如何也不會再做“ 怨母”。好在,我還來得及,給孩子一個新媽媽。

改變形象的工程就這樣開始了。我告誡自己,進家門前,再累也要揉揉臉,必須先弄出一個溫暖的微笑。洗菜做飯時,不許唉聲歎氣。晚飯後,不帶手機,只帶兒子,去樓下的體育館打乒乓球。兩人技術都很拙劣,我笑他扣球動作像“ 菜刀門弟子”,他笑我握拍姿勢像“ 熊貓燒香”。一個球沒接住,直飛到我腿上,我管這叫“ 二踢腿”,他卻硬說是“葵花點穴腳”,兩個人樂不可支,連一旁的管理員都笑出了眼淚。大汗淋漓,滿身輕鬆,遠比窩在沙發上,抱著電話倒苦水舒服得多。

隔幾天,朋友埋怨我,怎麼總不接手機,攢了一大堆苦楚要向我傾訴。我嘿嘿直笑,建議她,也把苦水變作汗水,讓滿腹怨氣與小腹贅肉一齊滾開。我鄭重地告訴她:“一個陽光快樂的媽媽,就是一座鳥語花香的天堂。誰也沒有資格,在孩子心裡種下灰色的種子。”

新媽媽做得正帶勁,忽然間得到一個消息,我的職稱評審沒有通過。可分數比我低的人,卻過了。這一悶棍,幾乎把我打回原形。做回那個怨憤的媽媽,是件很容易的事。可我的孩子在長大,將來也會面臨這樣的問題。如果我現在就教給他,遇事只能抱怨,那麼,將來他怎麼能樂觀得起來?

我咬緊牙,再難,也要堅持下去。於是,不怒不歎,依然努力工作。有人談起此事,我爽朗一笑,表示沒評上自然有沒評上的道理,明年還有機會。

恰逢我和兒子同時感冒,年輕的主管領導,買了水果和營養品親自登門探望。我與她嫌隙頗深,也有同事暗示我,此次事件是她作祟。可不管怎樣,我已決心在兒子面前,做一個磊落寬容的母親。笑容真誠,語言坦率,茉莉花茶滿室清香,我們傾心交談,前嫌盡釋。客人走後,我看到了兒子欽佩的目光。我知道,在他眼裡,我已不是那個氣量狹小的母親了。

內容未完結,請點擊“第2頁”繼續瀏覽。

加入好友,隨時分享有用經驗!
搶先看最新趣文,請贊下面專頁
您可能会喜欢

喜歡就加line好友!!!

添加好友
點擊關閉提示